捕鸟达人存档|捕鸟达人:让炮弹飞
您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站內搜索
背景顏色:
閱讀論文

約翰奧斯丁法哲學再探

來源:論文聯盟  作者:陳銳 [字體: ]

約翰奧斯丁法哲學再探

在分析法學派之中,約翰·奧斯丁屬于開天辟地式的人物,人們常常將之視為分析法學的先鋒。當然,也有人不贊成這一說法,他們認為,如果邊沁的全部作品能夠在生前出版,那么,在法學史上,可能就沒有奧斯丁的位置,或者至少沒有現在那么高的地位。雖然這一說法支持者甚眾,但并非全然正確。如對奧斯丁和邊沁都非常熟悉的密爾就認為,奧斯丁在以下這些方面異于邊沁:第一,邊沁的主要工作是“破”,而奧斯丁的主要工作是“立”。第二,邊沁的問題視域比奧斯丁要寬廣得多,如果將邊沁的研究看作一個整體,則奧斯丁的研究只相當于其中的一個部分。第三,邊沁重視的是“審查性法理學”與立法科學,奧斯丁側重的是“描述性法理學”與法律科學。第四,奧斯丁曾將自己的主要工作形容為“解扣”,即澄清那些由于復雜組合而形成的令人困惑的觀念,建構一個確定的概念體系,揭示那些相近概念之間的區別,最終使得這些概念得到清楚、一致的應用,而邊沁的主要工作卻不是這樣。因此,密爾認為,兩人的思想軌跡并不重合,在法學史上的地位也并不沖突。①
  對于奧斯丁的法哲學,歷來不乏批判者。如果對這些批判者進行簡單的歸類,就會發現,這些批判者主要來自兩大陣營:一是來自與分析法學處于對立地位的自然法陣營,自然法學者主要是對奧斯丁所持的“法律與道德分離理論”不表贊同;二是來自法律實證主義陣營內部,主要表現為一些后起的法律實證主義者出于維護法律實證主義的核心信條這一目的,對奧斯丁法哲學中那些最易受到攻擊的理論進行了揚棄,加以了與時俱進的改造。由于兩大陣營的交叉攻擊,奧斯丁法哲學的本來面目被弄得面目全非,以致我們難以區分“本真的奧斯丁”與“批判者嘴中的奧斯丁”。我們不禁要問:作為現代英美法理學的先驅,奧斯丁的法哲學真的如此不堪?奧斯丁的法哲學在今天的法理學或法哲學領域是否還有生命力?筆者試圖對奧斯丁的法哲學進行梳理,從而對上述問題做出回答。
  一、奧斯丁意欲何為
  如果想理解奧斯丁的法哲學,首先就要了解19世紀的奧斯丁到底想干什么,這就與作為一個群體的法律實證主義的志業發生了聯系。從總體上看,幾乎所有的法律實證主義者的志業都是為了使法律(或法學)變得更加科學,奧斯丁自然也不例外,以致維多利亞時代的法學家們喜歡在奧斯丁的身上貼“法律科學家”這一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www.mejoo.tw收集整理標簽,并稱他為“法律科學化的先驅”。②
  但在同時,人們注意到,對于“科學化的對象到底是法學,還是法律”,法律實證主義者之間有著不同的理解,如邊沁與奧斯丁的理解就各不相同。邊沁致力于使法律科學化與立法科學化。在《論一般法律》這本書的最后(即“前18章的用途”)邊沁對自己的意圖有所交代:“上述論述的用途是:(1)在法律部門的刑事部門與民事部門之間劃出某種類型的界限。(2)基于自然而普遍的原則,為諸項法律的整體規劃方案確定一個基礎,設想這個方案從一開始就是建構在這個基礎之上。(3)展示一項工作的規劃方案以及標準,在將習慣法體系或習慣法與制定法的混合體系整理或簡化為一個純粹的制定法體系之時,作為指引……(4)改進立法技藝,或者發明出這樣一個方法,借助這個方法,熟悉立法技藝的原則,使之可以在所有人中間流傳,人人共知。”③而奧斯丁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使法學成為一門科學,故他關心的是如何建立“一般法理學”或“普遍法學”,而不太關心立法科學。奧斯丁的這一句話或許較為清楚地闡明了他與邊沁之間的不同:“普遍法學或實在法學并不直接涉及立法學。它直接關注的是各種不同體系的特定實在法共有的原則和特性;它們是那些不同體系中的每一個特定實在法體系都不可避免地具有的原則和特性,不管它們值得贊美還是譴責,也不管它們是否與一個預定的標準或尺度相符合。或者說,一般法學或實在法學只涉及必然如何的法律,而不涉及應當如何的法律,只涉及那些必然存在的法律,無論它們是好還是壞的,而不是涉及那些應當存在的法律。”④
  邊沁與奧斯丁對科學化的對象有著不同的理解,這與他們各自的目的不同有很大的關系。邊沁有感于英國普通法存在很大局限并隱含某些危險,因而鼓吹法律改革,其目的是使英國的法律現代化起來。他除了倡導對英國的法律在形式方面進行改造外,還試圖使英國法律的內容變得科學起來,為此,他提出了檢驗法律好壞的科學標準,即功利原則。由于邊沁主要是社會改革家,而不是純粹的法學家、哲學家或邏輯學家,因此,雖然他也觸及到了法學的科學化問題,并提出過“審查性法理學”與“闡釋性法理學”的區分,但他在這方面涉獵不深,甚至沒有弄清楚,科學的法學到底應當是“闡釋性法理學”,還是“審查性法理學”。而奧斯丁卻不同,準確地說,奧斯丁應當算不上一個社會改革家,雖然他也曾從事過一些法律實務工作,如短暫地做過律師,擔任過刑法起草委員會委員與馬耳他皇家專門調查委員會委員,但他在這些實務工作上少有建樹。奧斯丁是英國第一個在大學法學院里講授一般法理學的學者,是第一個像科學家一樣研究法律的英國法學家,因此,奧斯丁從事的主要工作是使法學成為一門科學。
  奧斯丁力圖使法學成為一門科學,這是否暗含著,在奧斯丁之前,法學在英國根本就不是科學、沒有被納入科學之列呢?確實如此,在很長時間里,法律在英國被視為一門職業技巧,人們都是在律師事務所里向一些有經驗的律師學習法律知識與應訴技巧,而不是在大學里學習法律,法學并沒有作為一門科學而被大學接納并向大學生講授。⑤在奧斯丁進入大學之前,這種情況已有所改觀,有一些大學開始設立法理學這門課程,布萊克斯通當時就以講授法理學而著名,其《英國法釋義》成為英國當時一些大學講授法理學的標準教材,以至邊沁在大學里就聽過布萊克斯通的法理學課程。但邊沁與奧斯丁對布萊克斯通的法理學都不表示贊成,反而展開了批判:布萊克斯通的法理學不過是對英國現有法律現狀的描述,有時甚至是一種歌功頌德,里面充斥著含糊的“大詞”,理論基礎亦不可靠,充其量不過是一種“特殊法理學”,并且不符合“科學性”這一標準。奧斯丁是這樣評價布萊克斯通的:“他的著作之所以那么流行,不過是由于某種雖然無益但卻十分奏效的故弄玄虛的技術,或者歸功于某個十分匱乏而又膚淺的價值。他屈從于某些邪惡的利益或者由權力導致的十分有害的偏見,并且,他對那些對本國特有制度的自鳴得意的自負不斷獻媚……隨著理性的進步,這些制度已經被廢止殆盡……”⑥

歡迎瀏覽更多論文聯盟首頁法學論文法理學論文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薦 打印 | 錄入:yjiemm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評論表情符號選擇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內容分類導航
捕鸟达人存档 3d走势图 26号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单机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双色球号码分布图 棋牌游戏平台排名 舟山飞鱼基本走势图 博远棋牌代理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数据 北京快乐8官网客服 北京pk10九码为什么输